首页 > 以书会友 > 正文

书法风格是如何形成的?

作者: 来源: 时间:2016-10-11 17:37:41

书法风格是如何形成的?

 
 
        黑格尔说:“风格一般指的是个别艺术家在表现方法和笔调曲折等方面完全出现他个性的一些特点。”书法风格就是书法家在创作中表现出的艺术特色和创作个性。书法家由于生活经历、艺术修养、个性特征、审美趣味以及性格的不同,在选择书体、表现手法诸方面都会有自己的特色,这样就形成了不同的艺术风格。笔者拟从心理学的角度出发,对书法风格形成的原因谈谈自己的认识。
 
  一、创作者的个性心理特征
 
        个性心理特征一词在《心理学大辞典》上的解释是“个人身上经常表现出来的本质的,稳定的心理特征”。它主要包括能力、气质、性格等,其中以性格为核心。这些特征影响着个体的举止言行,反映出一个人的基本精神面貌和意识倾向,集中体现了人的心理活动的独特性。它又与心理过程不可分割,以心理过程(即知、情、意)为基础,又反过来影响着每个人的心理过程。个性心理特征是以一定的素质为前提,在后天生活实践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
 
  1.环境因素
 
        创作者在各自成长和生活过程中都离不开一定的环境,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环境是指“在人的心理、意识之外,对人的心理、意识的形成发生影响的全部条件”,所以这个环境可以是人的生活环境,诸如家庭环境、社会环境、成长经历等等。这些是人的心理、意识内容的主要源泉,对人的思想倾向和个性品质起主导作用。一个时代的艺术形态在相当大的程度上都会受到来自社会政治生活的影响,并受到相关文化艺术思潮的影响,社会环境的不同,使得每一个时代的书法都呈现出不同的书法韵味。清人梁在《评书帖》中说的“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元、明尚态”,就是社会环境对书法风格形成的论述。在魏晋风度的影响下,魏晋时期的书法呈现出流美妍媚、风流潇洒,反映了士大夫阶级意蕴深沉、清闲雅逸的特殊意境,这正是人们内心的客观体现。而唐代在长期离乱之后得到统一,所以需要一种向法度的回归,具体表现在书法艺术领域就是“唐人尚法”。唐代书法法度严谨、端庄整饬、筋骨强健,因为在这个时代背景下它需要确立起合乎艺术规律的法度,表现出封建鼎盛时期国力富强的气派和勇于开拓的精神。家庭环境的影响就更是不言而喻,成长环境的不同、成长境遇的不同,塑造了每个人不同于其他人的独特性格与品质,这些因素也自然作用在艺术的创作过程中。
 
   2.能力水平
 
        艺术心理学上的能力是指“人们成功地完成某种活动所必须的个性心理特征”。在艺术心理上,能力水平表现为人们已经表现出来的完成某种活动的实际能力或熟练程度。能力包括认知能力、反应判断能力、表达能力、操作能力等等,在艺术的创作过程中都起着必不可少的作用。认知能力是书法创作过程中,艺术主体根据对创作内容的掌握在技法上做出的选择,是有关使用方法的认知,还包括对文字的认识。反应判断能力是指创作过程中对于艺术美感的辨别,主要表现在节奏的快慢、力度的大小、质感的刚柔、墨色的浓淡、意境的虚实等感性材料方面。人的能力存在着一般能力、特殊能力以及能力成熟早晚等各方面的差异,创作者在需要掌握的不同能力方面,如观察、理解、记忆、分析、想象能力及情绪控制力、身体灵敏度等,必然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差异,影响书法创作的水平。能力水平的高低既可能受先天因素的影响,也可能受后天环境的影响,更多情况则是二者相互促进、相互作用。王献之的书法成就可能受先天影响较多。他自幼聪明好学,在少年时期就书艺超群,并且能非常敏锐地把握住时代潮流的脉搏,以“古之章草,未能宏逸”,而应“穷伪略之理,极草纵之致”(张怀瓘《书断》)的理由,劝王羲之改古体,由此可见其早慧、见识不凡之处。相反,米芾的成功丝毫没有取巧的成分,他每天临池不辍,习书自称“集古字”,其成功来自于他对书法技法的熟练掌握,只有在技术娴熟的基础上,才能有机会进一步体会书法的内涵。
 
 
 
         3.性格特点
 
        “性格是人在生活活动和社会活动中所表现的最基本的、最稳定的心理特征的总和”(朱智贤《心理学大辞典》),是一个人成为与众不同的个体的核心特点。性格的形成基于一定的社会生活环境,在一定的经济、政治文化条件下,人们的性格在一定程度上具备一定的共同性。如在我国封建社会的最高峰唐朝,社会安定,经济繁荣,太平盛世的局面使人们的性格中自然而然地蕴藏了平稳安定的成分,使得这一时期的书法风格整体上由方整劲健趋向雄浑肥厚,追求气度恢宏。除共同条件之外,因每个人所处的具体条件不同,便又生成了性格中的个别性部分,即每个人性格的独特性。如颜真卿和柳公权两位书家,他们同处一样的时代,但是呈现出截然不同的书风:颜体丰腴雄浑,宽润疏朗,方形外拓,骨力遒劲而气概凛然;而柳体瘦硬通神,峻峭险劲,中宫紧聚,四面开张。两者的书法在体现大唐繁盛气象的同时,也与他们各自人格相互融合,呈现出不同的书法风格,于是也就有了“颜筋柳骨”的说法。
 
   4.气质类型
 
        心理学上的气质也是人典型、稳定的心理特点,这些特点是人与生俱来的,以同样的方式表现在人们各种心理活动中的动力特征。对于构成气质的心理特征,心理学上认为有“感受性、耐受性、不随意反应性、反应的敏捷性与灵活性、可塑性与稳定性、内外倾向性、情绪兴奋性、情绪与行为特征等”(同上)。根据这些特征,心理学上一般把人的气质类型分为多血质、胆汁质、粘液质、抑郁质四种。在《书谱》中,孙过庭将人的不同气质类型对应书法风格分为“质直”“刚佷”“脱易”“躁勇”“矜敛”“温柔”“狐疑”“迟重”“轻琐”九种,详细且精准地描述了各类气质对书法风格产生的影响,明项穆的《书法雅言》也对影响作品风格的气质类型做了更为详细的分类与评判。
 
 
 
        不同气质类型的艺术创作主体在相应的方面都表现出一定的区别。对应心理学的气质理论,我们可以把孙过庭所归纳的九种气质类型的前四种归入多血质和胆汁质,后五种归于粘液质和抑郁质。多血质气质的人富有朝气与活力,但容易浮躁、情绪起伏大,在书法创作方面表现为洒脱快意。张旭的气质类型就与多血质极其相似,其为人洒脱不羁,性格豪放,豁达大度,字也奔放豪逸,笔画连绵不断,有飞檐走壁之险,给人以痛快淋漓之感,开创了狂草书风格的典范。另外,多血质与胆汁质的气质类型还表现为在技法的操作敏捷度方面相对较强,所以更适合快节奏、高律动的书法创作,表现力相对突出。胆汁质的人热情、刚毅、坦率,颜真卿的气质类型多属胆汁质,性格忠烈,大气凛然,精神气节尽然反映于翰墨之中。他的颜体楷书笔力雄健,力沉势足,大气磅礴,是书法美与人格美完美结合的典例。
 
       粘液质的人自制、镇定、踏实,耐受性强,在艺术创作过程中注意力相对更为集中,思绪更为稳定。如欧阳询,其性格冷静刚毅,判断力强,书法风格也呈现出平稳险劲的特质。抑郁质的人情绪细腻、想象力丰富,但易怯懦,做事优柔寡断。此类特质的人在艺术创作中善于营造细腻柔美的情感,表现手法也更加精巧独特,使书写的作品更加耐人寻味。书家徐渭的一生坎坷境遇形成了他抑郁、多疑的性格,但正是因为他的抑郁质的性格特点,反而使他在书画方面都有很深造诣,且能独树一帜。
 
  二、创作过程中的心理状态与心理活动
 
   1.情绪
 
        情绪与艺术创作的关系甚为紧密,书法创作所具有的抒情功能是艺术创作主体的心灵写照,目的就是为了书法艺术创作主体的情感,表达情绪。陈绎曾的《翰林要诀》中指出:“喜即气和而字舒,怒则气粗而字险,哀即气郁而字敛,乐则气平而字丽。情有重轻,则字之敛舒险丽亦有深浅,变化无穷。”孙过庭在《书谱》中认为,书法应“达其情性,形其哀乐”,否则“不入其门,讵窥其奥者也!”引起艺术创作过程中情绪发生的刺激因素可以是多种多样的,如书写工具、天时气候、创作环境、作品内容等,孙过庭《书谱》中有关于书法创作的“五乖五合”之说,“时和气润”“纸墨相发”等书写环境,是创作的有利条件,有利于良好情绪的产生;而“风燥日炎”“纸墨不称”的创作环境则会产生不好的情绪,影响作品的品质。“写《乐毅》则情多怫郁,书《画赞》则意涉瑰奇,《黄庭经》则怡怿虚无,《太史箴》又纵横争折。暨乎《兰亭》兴集,思逸神超;私门诫誓,情拘志惨。所谓涉乐方笑,言哀已叹。”《书谱》中这段对王羲之的描写,充分说明了在面对不同创作内容的时候,产生的创作情绪也大不相同。书法创作过程中,个人的情绪一旦融入,即可通过对线条质感、力度、气韵、节奏等创作因素的控制而实现抒情,使作品形神血肉兼具,有血有肉,出神入化,使无论创作者自身还是观赏者,都能产生“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审美品质和情感共鸣。
 
 
         2.动机
 
        有意识的行为就一定会有目的指向性,要完成这一行为,或多或少需要一定的内在驱动力。这种能引起、维持一个人的行为,并将这种行为导向某一目标,来满足个体意愿、理想的倾向或动力,就是动机。西晋有王献之不作应酬之书,东汉后蔡邕“若迫于事,虽中山兔毫不能佳也”(《笔论》),孙过庭《书谱》“五乖五合”说中“五乖”所指之“意违势屈”,即说艺术创作的动机并非本人的意愿,而是受到某种势的压迫和驱使,“五合”之一的“感惠徇知”,指为自己有知遇惠泽的人或事来主动地创作,即意愿上的主观能动。由此可见,书家在书法的创作过程中还是深谙动机之妙的,动机是影响创作的重要因素。行为的起初拥有动机,但动机若始终处于高强度的主导状态,则会提升人的紧张感。苏轼对此提出了“书初无意于佳乃佳尔”的观点,认为创作一旦开始就不应背有太多前行的思想包袱,回复到平常心,才能使思想与感情自然融入到艺术的创作过程中,提升作品的意境和深度。创作过程中的“物我两忘”,也是人的心理活动由“有意”到“无意”的发展,包括下文将要提及的神思、妙悟、移情等心理活动,也都需要创作者具备相应的动机才能完成。
 
   3.神思
 
       “神思”一词,是中国古代时候用来描述艺术创作时的精神状态的词汇。南朝宗炳曾经提出,画家绘画时的心态应该是“万趣融其神思”,刘勰在《文心雕龙》中也对“神思”的特点做了专门的描述。这里的神思,大概是指画家作画时融汇着丰富情趣和画面感的思维活动,包括想象和理解。思维是人脑对客观现实做出间接概括的反映,艺术创作的过程中虽然非常强调情绪的酝酿和抒发,但也不排斥理性的思维活动。书家、演奏者在创作过程中常用到的一种思维方式,叫做形象思维。创作过程中对意境的实现,需要创作主体在脑海中有鲜明的“形”或者“恍惚的像”,使“意在笔先”,此所谓神思。依照《文心雕龙》的描述,“神思”最基本的表现应该是“物与神游”。“陶钧文思,贵在虚静,疏瀹五藏、澡雪精神”,通过保持心灵的“虚静”状态,达到自觉、专注的审美态度,“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神用象通,情变所孕”,将思想感情与情感变化融入到艺术创作的表象之中,通过合理的融合变化,产生新的意象。
 
    4.妙悟
 
        “妙悟”即灵感,是一种特殊的思维方式,强调创作主体在创作过程中瞬间产生的创作思维,是创作主体自身深层次的心理活动。艺术来源于生活,王羲之观鹅而找到行笔伸屈自如的方法、张旭由公孙大娘舞剑器而领会草书之势等等,这些都是创作主体在现实生活中,对客观事物和现象产生的独特领悟。“锥画沙”“屋漏痕”“印印泥”“折钗股”之说,也是妙悟产生的结晶。我们可以从很多事例中看出,“妙悟”的产生往往就在一瞬间,这一瞬间妙悟的产生,一方面,需要创作主体对需要由妙悟进行作用的事情本身有熟练的掌握,只有对原行为内容的充分掌握,才能在新的事物中顺利得出二者相关联的线索。另一方面,创作主体需要有活跃的思维能力和丰富的联想能力,并富于创造力,这些能力是将两个不相关事件进行关联的桥梁。具备了这两方面的能力,创作主体才能在灵感到来的瞬间做出反应,大脑内原本存储的信息被激活,各种隐含的素材在一定事物的刺激下,迅速转化为兴奋状态的形象思维,使艺术创作进入“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新境界。
 
   5.移情
 
        移情又叫感情移入,在心理学上一般指人际交往中感情的相互作用,即由对对方的情绪觉察而导致自己的情绪被唤起,也有人认为移情就是把自己置身于另一个人环境中的能力。社会心理学家索兰德认为,移情是由于知觉到另一人正在经历或要经历的一种情绪而使旁观者产生的一种情绪性反应。艺术创作中的移情,应该是与神思紧密相结合的艺术素养。移情的对象可以是人,也可以是物,可以是具体情境,也可以是抽象意境,通过创作过程中的神思、妙悟,将自身置身于这宇宙洪荒之中,得到切身的体会。颜真卿的名作《祭侄文稿》就是由其真挚的情感浇灌而出的,他将自己的悲愤和怀才不遇的感慨融注于笔端,悲愤的感情贯穿于创作始终,即便脱离了文字内容只做书法创作的鉴赏,也能感受到其所抒发出的悲愤心声。
 
\

\
Copyright © 2006 书法报·书法艺术网 www.sfrx.cn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鄂ICP备16006806号-1